Archive for the ‘Photography’ Category

香港,就MTR辨明

来香港后学到的第一句粤语是:“请勿靠近车门。”那是2008年8月22日,我和八级台风同时着陆香港的第二天。街上巴士少行,出租车更是不见踪影,惟有的交通工具便是地铁。在狂风大作中,我摸索前路,寻找到上环地铁的进口,眼前豁然开朗。对于一个初来乍到的人,只有在搭乘港铁时,才能开始辨明自己前行的方向。

9+1+1,九条港铁、一条轻铁外加一条机场快线。十一条线路彼此连接相通,只需持“八达通”便可在此间自由换乘,学生和长者更是半价优惠。可以说,在香港,出行没有比选择地铁更为省心便捷的,除了离岛,其它几乎所有的地点都被这几条线所覆盖。坐在港铁里,同时听三种语言轮流报站,不久你就知道了“尖沙咀”、“铜锣湾”在粤语中的发音;而“Prince Edward”比“太子”更直白意明——这是一座城市,三种语言在此共生,它给了你多种选择,只要懂得其中的一门便可在此生存;然而,若洞晓了三种,这座城市在你面前真的立体了起来。

仰赖这条“9+1+1”,香港变得生龙活虎:每天上下班的高峰,你看这人流涌动,恰如潮水,一班地铁带走一拨,那厢边下来一车的人又迅速填满了站台。若你搭“港岛线”准备在“中环”或“金钟”换乘“荃湾线”,必定要留心加快脚步,门一开,便迅速向对面的站台小跑过去,若晚了,这边厢的门也就关上了。

坐得最多的还是那条红色标示的“荃湾线”。从“金钟”站开始,过海第一站就是“尖沙咀”,要尝一下港式炖奶就可在下一站“佐敦”落车去找”OpenRice”网站上茶点雄踞榜首的“澳洲牛奶公司”。或者坐到“油痲地”,那对于香港的文艺饭儿来说代表了Kubrick艺术书店、Broadway电影院:刚上映的大片,抑或是各种电影节的参展影片,普罗还是小众在此各取所需。开场前稍候的时间可以在Kubrick逛逛,虽然以艺术为名的书在香港价格不菲,但每每看到这些装帧精致、质量上乘,极具收藏价值的“大块头”,都有一种把它们扛回家的冲动。“油痲地”下去便是“旺角”了,香港没有那种在上海走几步就会发现的书报亭,报摊上也仅售八卦杂志。有时仅为了觅一本想读的大陆杂志,我会跳上地铁,在旺角下,那里的二楼书店里我曾发现了久违的《O2》,以及邂逅了我的第一本《城客》。

MTR把你带向城市的角落,也因为一次坐过站,我第一次来到了深水埗,从C2出口而上便是桂林街,这是另外一个香港:地摊、杂货、小零件、盗版书和盗版碟铺天盖地。唐楼和骑楼林立、公屋以及商铺都写进了香港的文化和历史。整个深水埗都弥漫着旧式的气息,这和香港总给人崭新的形象形成鲜明的对照,而地铁宛如一部时光机器穿梭其间,辗转绵延了时过的气息和境迁的脉搏。

乘港铁时,你可以阅读、你可以睡觉、你也可以思考,但你不能饮食。香港的地铁给人感觉是洁净的,这有些像香港人整体的气质:拒绝陈腐和衰老的首先就是拒绝邋遢。不会有零食小吃残余也不会有可乐倒翻,整个车厢从早到晚都保持干燥和偏低的室温,这也如港人的个性——彼此之间缺少磁场,个体独立;步履匆匆,行色淡漠。但有时侯,午后的列车由地下刚刚驶上地面,那一缕西下的阳光偏射进空旷的车厢,将你的目光引向了两旁的青山渌水,霎那间似乎不能分辨,你在坐火车,还是在搭地铁……

圖片為2009年香港大學新聞研究中心舉辦的瑪格南大師班作品 MTR系列

Pictures were taken in a Photography Workshop held by JMSC & Magnum in 2009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