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和他的《小時代》

郭敬明和他的《小時代》成爲話題不難預料,但沒想到竟然如此火熱,從媒介不遺餘力得挖掘和炒作到微博名人各種評論,可謂口誅筆伐,群起攻之。之前朋友問我是否會去看這部電影,我說肯定不會。沒想到這個話題近兩日進入白熱化的狀態了,但依然提不起我看這部電影的興趣。昨日看到樂嘉寫得關於他眼中的郭敬明,讀了之後覺得挺有趣,也很真實,這和我2009年香港書展時期接觸到的郭敬明差不多,如果不是以傳統意義上“作家”這個稱謂來衡量這個人,郭敬明並非像大多數人想像的“淺薄無聊”。

 郭敬明作為09年香港書展《亞洲週刊》邀請的作家在香港呆了七天,而我在這七天中負責接待和跟同他的行程。除了常規的講座和採訪,還要陪著他和他母親、經紀人在港血拼。我不是個八卦的人,除了做好助理分內的事情,也無意和他套近乎或者窺探他這個紅人的私生活。但這個期間,和他也有不少交流,就像樂嘉說的那樣他對很多東西充滿好奇,反應能力快,行動力也很強。他能很快判斷談話對象是什麼樣的人,對他的訴求是什麼,而他的回答也會讓絕大多數的訪問者滿意。對於自身的優劣勢,郭敬明很清楚,且毫不避諱。我挺佩服他的一點是,無論面對什麼樣的人,他總是能把心態調整到非常好的狀態,在那些博學的、資深的、優秀的人物面前不敗下陣來。簡單來說,很多人都從心底裏詆毀他,但誰都不敢在當面小瞧他。

 郭敬明被人詬病的身高和“抄襲事件”讓他一直在眾生態的光譜中呈現出漫畫的效果,作為一個嚴肅的作家的確很難從他的作品中挖掘出什麼文學價值來。還記得當初他看我採訪他的那篇文章僅僅就用了不到2分鐘,我問他那麼快就看完了,必定是我寫得很無趣。他說不是,他看什麼都那麼快,要吸收的東西太多了,他的眼睛可以自動篩選對自己有用的資訊。而他和人打交道的方式也是如此,知道誰是對自己有益,誰對他不屑一顧,而誰是他自己敬佩的人。他所敬佩的人也應包括導演賈樟柯,這兩日賈樟柯在微博上對於電影院排片量的說法,被人拿來說是在暗批《小時代》全線濫放破壞市場秩序。有趣的是09年的書展賈樟柯也是受邀嘉賓之一,但他和郭敬明在那時僅在電梯中有一面之緣,從他們之間的交談和之後郭敬明的態度可以看出他對賈導的欣賞和尊敬。就像他自己所說的:如果你要做陽春白雪就要準備好忍受孤獨;但有人能兼顧藝術和市場,那就是大師了。有才華並已經成功的賈導在他眼中即使不是後者,也是通向後者的路上,而他自己就從來沒有準備走這條路。

一個創作者的追求是生前名還是生後名,作為本人他很清楚。能執著追求創作本身,而非功成名就的人本來就很少,連畢加索這樣有天份的畫家,也依然在他的畫室和藝術經紀人及評論家孜孜不倦得謀劃如何為他的畫作製造話題。郭敬明要的就是前者,也不止一次得向媒體展現他的野心勃勃和追名逐利。只是可惜的是,從院線到媒體報道都把他這種拜金主義作為賣點,吸引讀者和觀眾獵奇,變成“人踐人愛”的焦點,這其實和郭導本身的預期倒是不謀而合,他知道自己在賣什麼給媒體。

 《小時代》幹擾不到我的觀影體驗,因為我只要對它視而不見就好了。可是讓我覺得遺憾的是,能夠選擇的國產影片是那樣少。從《北京愛上西雅圖》到《致青春》再到《小時代》,沒有哪部比哪部更好,只能說哪部不是最爛的。所以我常常在想,如果媒體人和評論家能多去發掘出色的影片和有才華的導演,讓他們不至於因為生存境遇而埋沒掉,那要比群力揪住一部爛片窮追猛打要有意義的多。

 ——————————————–

重貼2009年香港書展前寫他的舊文,原文刊登於《亞洲週刊》七月

郭敬明,今年中國福布斯名人榜的68名,去年作家財富榜的榜首,他的博客點擊量累計過億。可以這麽說,有名的可能沒他有錢,有錢的也許沒他有名,而有名有錢的卻沒他年輕,他還未滿二十七嵗。

他一切源于2002年發表于《萌芽》的短篇小說《幻城》,此文一經問世就好評如潮,他應出版商之邀將《幻城》改寫成長篇小說,幷在短短幾個月內發行50多萬册。一文成名,郭敬明成爲了“80後青春文學”的領軍,而且以他爲濫觴,那文字中優美又憂傷的格調在整個80後寫手中彌漫開。許多人效仿這種筆法,但終究沒有人再紅過郭敬明。

他作品中有一種唯美和憂傷,但他表示這不代表他的生活。比同齡人在社會上多摸爬滾打了四、五年的郭敬明懂得,敏感在個性上是傷人傷己,而在審美上卻讓他的事業如虎添翼。普通學生談論的是“畢業”,郭敬明說的最多的是“出道”,這個詞多用于藝人,相比普通作家,他更會給自己定位爲“偶像”,穿著時尚,造型多變,他知道自己每次出場都會使許多少女爲之瘋狂尖叫。

而他最想當的是一個老板。如今的郭敬明是上海柯艾傳播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他由一個單純的作家迅速成爲包裝作家的書商。他表示寫作只是他興趣的一種,公司才是他自己的事業。他說“我喜歡商人這個角色。”

郭敬明的成功成爲一種信號,許多年輕人開始覺得功成名就可以是加速的而並非要經過一個漫長而艱苦卓越的過程。但速成的危险在于失落了循序漸進的積累,一個人可能會突然被奉若神明,又在轉眼間被視如弊屣。

“風吹起花瓣如同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搖晃搖晃……”如今的郭敬明已經不再是寫那些華麗字句的少年,只在被問到對“愛”的定義時,他輕輕說“愛是一種信任和給與”這和他弱冠之年在《幻城》中寫下的“我匍匐了一百年……只爲等待與你灰飛烟滅的重逢,因爲你的快樂,是我生命裏全部的信仰”倒是如出一轍。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