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3

3500年神廟上的塗鴉

vandalized-luxor-temple-wall中國少年在有 3500年的盧克索神廟(Luxor temper)的浮雕上留名“到此一遊”,此舉引起輿論關注,在西方媒體和中國大陸微博的轉載後,引發一片撻伐。少年在異國他鄉的古蹟上塗鴉,不僅有喪國格,更有失人格。這道理很簡單,好比小孩隨著父母方,到別人家去做客,當然是不可隨便擺弄主人家的物品,更何況將東西弄壞。若小孩隨性所至,只能怪父母家教無方;而從國家層面來看,是否尊重文物和歷史遺跡本該是國民教育的必修課。

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和美術館經常會看到一群群的青少年在老師或者家長的帶領下前來參觀,這被看作對青少年博雅教育的重要部分,能幫助現代人更了解古代文明和歷史。中國作為文明古國,說到現代社會的“文明”多少讓國人有些自慚形穢。不必說到他國,就算在國內的名勝古蹟“到此一遊”的痕跡也比比皆是。例如圓明園的水塔遺址,上面就有“勿忘國恥”“振興中華”“還我國寶”等大量題字。而根據《文物保護法》規定:“公安機關、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海關、城鄉建設規劃部門和其他有關國家機關應履行所承擔的保護文物的職責,維護文物管理秩序”。法律規定了文物保護歸地方部門,但恰恰地方部門是權力機關中執行力最弱的。同時對於破壞文物的行為,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二十四條規定,情節嚴重,可以處以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雖然有法可依,但執行力卻差強人意。國民對於文物保護的概念意識也很淡漠,這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國缺少民間有公信力的文物保護組織。

就拿埃及來說,經歷了社會動盪和內戰,對於文物保護的狀況令人憂心,文物破壞嚴重,曾經一度處於無政府狀態的埃及,民眾的普遍貧窮和憤怒壓倒了對於古代尼羅河流域燦爛文明的敬重。但有幸埃及高校等學術機構以及民間組織積極參與搶救和保護文物的行動。如埃及大學的考古學下專門設置了文物保護專業;而在這次“塗鴉事件”的發生地盧克索地區也開設了兩年制的文物保護專科學校。還有像埃及文化遺產組織(ECHO)主要致力於協助埃及年輕人保存和搶救古埃及的文化遺產,它採用會員制,並定期組織田野調查和學術訓練,經費來自社會各方的募集吸引很多埃及的年輕人加入。這是值得借鑒的,雖然對考古或者文化研究,年長者佔了經驗的優勢,但是年輕人體力和學習力更應該在第一線工作。

古訓言“倉禀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中國人開始富足,舉家出國旅遊。但是國際形象一直無法提高,除了國民需自省之外,還需要從社會制度上去考慮我們究竟缺失了什麼。就像中東歷史學家和考古學家Alex Joffe曾經說過:“缺乏自由和穩定的國家,暫時無法認真對待文物。”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