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11

西服和連帽衫

英國首相卡梅倫也曾不良過,少年時吸食大麻被罰禁閉一周,在牛津讀書期間混跡于臭名昭著的Bullingdon Club。這個俱樂部的成員非富即貴,連社團的西服都要在倫敦最古老的裁縫店Ede&Ravenscroft定做。如此考究價格自然不菲,據説現在社員越來越沒錢,也改成了向老社員購買。另一種作風則是以假名在牛津附近餐館定位,在狂歡後砸爛窗戶,再扔下一大筆錢了事。

但這是個清一色男子的貴族圈,一張全家福中就有曾經的保守黨影子大臣奧斯本,上任當天就腎結石發作的商務大臣曼德爾森,頂着一頭亂糟糟金髮的倫敦現任市長鮑里斯還有就是老是帶着一臉尷尬匆匆趕回倫敦的卡梅倫首相,他們先後左右英國政治經濟命脈,繼承了這個圈中的特點:激情善辯、有錢有權。有謠傳說,卡梅倫參加保守黨中央黨部面試之後,面試官接到了來自白金漢宮的神秘來電:我用盡一切辦法來説服這個年輕人放棄政治,但我沒有成功。他是個非常優秀的青年。

就是這樣一位優秀青年是否能理解另一種青年的生活?整日穿着連帽衫,在大街上晃如幽靈的街頭混混。2006年作爲保守黨領袖的卡梅倫在質疑警察對連帽衫族的質疑時表示:像我們這種西裝革履的成年人總覺得穿連帽衫的小年輕太具有侵略性了,連帽衫簡直成了街頭混混的制服….其實這種衣服更便於隱藏而非攻擊,他們可以大街上隱藏自己。因爲這段話卡梅倫被工黨嘲諷為“hug a hoodie”,但在第二年他就輕鬆推翻了這種説法,他不是要懷柔對待這些到處闖禍的年輕人而是要給他們以懲罰。之前三個月,卡梅倫表示政府要嚴格控制槍支時,一個17嵗的連帽衫混混在他身後以挑釁的眼光做了一個開槍的動作。這張照片第二天迅速佔據英國報紙頭版,英國人不經要問:Do you still want to hug a hoodie, Dave?

今天匆忙結束休假的卡梅倫在講話中說這次的打砸搶是噁心的行爲,肇事者必將遭到嚴懲。倫敦部署了16000名警力,有人呼籲政府出動軍隊,實施宵禁,讓警方使用高壓水槍,目前均被政府否決。但若事態升級,穿西服的卡梅倫會怎麽處理這些走上街頭的連帽衫?

Advertisements

美人自古如名將

離開場還有十五分鐘,演講廳外已經擠成人堆,很多人提前從另一邊李敖講座離場,匆匆趕到這邊廂排隊等候,一路左閃右讓,繞過人群,聽到說廣東話的、英語的,臺灣國語的,普通話的…..這麽多人都為一睹美人風采。

先見到金聖華教授,第一次在報紙上讀到林青霞的文字就是寫她——裹着棗紅色大衣的女子,從此在心中揮之不去,今天她係着琉璃斑駁色澤的大絲巾,仿佛把彩霞披在身上,比想象中得還要美,她說上海話“伊多少漂亮啦”,指着新書的封底舊照,話音軟糯動人。金庸一定會同意:女人魅力至少有一半在她的聲音裏。

 一場新書發佈會卻似盛宴。

 向來對自己節儉的楊帆進來了,戴了頂草帽,上一次見他是一頂貝雷帽。他直徑走到第二排著深色中年男子前握手,仔細瞧,那豈不是長相比文字深沉的董橋。

張叔平進來時是一臉坏笑。第一代瓊瑤女郎汪玲年過六十竟仍有一種芭比娃娃的嬌美,難怪李翰祥當年怎麽都捨不得放棄這個演戲木楞的姑娘。

還沒回過神來,只見《亞洲周刊》的江迅劍步流星從門口上台,之後門口一陣騷動,一衆人簇擁着李敖跟着魚貫而入了後臺,原來剛剛那邊演講完的李大師還念念不忘這邊的林美人。

“林”真是美好的姓氏,冠以此姓的女子都是經典美人:林黛玉,林徽因還有今天的主角林青霞,記得她在文中寫黃霑一口一聲“林美人”,以爲叫自己,卻不是,叫得是林燕妮。這個段落讓人過目不忘,環顧四周正納悶今天另一個林美人怎麽沒現身,感到無數得閃光燈在一角秒殺,原來是施南生挽着徐克走了進來,他們面向觀衆席揮了揮手,一位衣著鮮豔的女子走上前和他們合影,“這不就是林燕妮嗎”有人道,我仔細盯着她——濃妝艷抹和年齡不相稱的妝扮, 原本她在我心目中還至少有幾分形似三毛,今天的她卻似一捧水果籃子。

古人曰:美人自古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別説白頭,連徐娘半老對曾經的美人都有些殘忍。第一次見她在《天龍八部》飾絕色美人李滄海就覺有些憔悴,一旁與之並肩撫琴的鞏俐姿色未及,卻勝在年輕。但她又有千种樣:濃妝的,淡妝的,男裝的,不化妝的,但無論是目似明星的賈寶玉還是大放異彩的東方不敗,林青霞最美的那些年還是留給瓊瑤,留在了“三廳”時期的底片中。曾在《上海一周》上看瓊瑤女星舊照,二十多嵗的林青霞攬着十八嵗的呂秀齡,真可謂大珠小珠落玉盤,不由得讚嘆人間有此一對妙姝,而美得又各有不同。徐克說,林青霞的美與她的電影成就是不可分割的。

她一襲黑色雪紡裙亮相,揮手致意宛如Black Swan靜靜得一瞥。對曾經顛倒衆生的“完美美人”而言,能如此優雅從容需要的是智慧,畢竟台下的眼光中有挑剔臉蛋中更有光鮮年輕,只是她知道自己要得是什麽:”做明星很累,做大美人也很累,我要當作家,作家” 她的話讓我想起多年前她曾在一首歌中羅裙飄搖,魅影婆娑——

曾經歡天喜地

以為就這樣過一輩子

走過千山萬水

回去卻已來不及

曾經惺惺相惜

以為一生總有一知己

不爭朝夕不棄不離原來只有我自己…